CN | EN
导师工作室
导师工作室

黄格胜工作室 黄格胜工作室

来源:发布时间:2014-04-15

黄格胜

黄格胜


黄格胜,1950年生于广西武宣。现为致公党中央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中国国家画院院委、国画院研究员、中国国家画院黄格胜工作室导师。系漓江画派促进会会长、博士生导师、硕士生导师。曾任广西艺术学院院长。1982年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美术系研究生班。


教学概况

格物致知——黄格胜导师工作室高研班教学:

2010年9月,中国国家画院黄格胜工作室高研班已经开办了第三届高研班,在全国招收学员已逾50人。而在此前后,黄格胜先生分别获的了国家教育颁发的“国家级高校教育名师”,山水画写生获得了“国家级精品课程”,当选为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黄格胜先生不但是著名的画家,也是优秀的美术教育家,教学与创作是黄格胜先生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二个课题,在教学岗位上他已逾四分之一个世纪,从2001年后开始他开始招收研究生,岂今培养了大量的美术人才,积累了大量又宝贵的教学经验,而对于中国国家画院的学员,在年龄层次与知识结构的区别都非常大,其中有在画坛拼搏数十载名声在外者,也有刚持笔不久者,对于他们,教学方法都有所区别,对于已经形成风格影响者让其保持其风格,在这里给他补充一些他所不具备的知识和技巧,而艺术青涩者则多在其基本功上下功夫再提高其理论研究水平。

作为导师,黄格胜先生想传授给学员的应该是一种中国画艺术的观察、思考和创作的角度、方法,而不是作画的某种模式。面对艺术市场他笑着说“我应该教学生捕鱼的方法,而不是直接捕鱼交给学生”。

黄格胜先生说“拿文凭只是一个方面、一个过程。重要的是你在这个过程中要有所收获。用好自己的时间,自己把握自己的能力,这样才会成功。我从来不浪费时间。人就怕磨蹭,东摸摸西摸摸,好像很忙,实际上等于什么都没做。”

《礼记·大学》:“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格物致知其基本意思是说:考察事物,获得知识。它是中国古代认识论的一个重要命题。于我们工作室的教学而言就是格物即容物理,凡事都要图个明白,探个究竟;致知,即做个真正明白的人,为人行事决不糊涂。

示范教学:

做教师,特别是美术教师,更重要的是身教重于言教,光说不练的把式,教出来的学生绝对也是光说不练的。所以,教师的思想品德、学习方法、创作手段和习惯等都会对学生产生极大的影响。

黄格胜老师说:“古人学画没有学校,却有师承,现在到学校学画,教学设备、环境、手段都先进发达了,但最重要的还是老师。老师之于学生,就象到达彼岸的船和桥,能使学生便捷、快速、安全达到目的地。所以船和桥的结构、质量是非常重要的。在学生渡河的过程中,要尽量减少船和桥的晃动,不使学生无所适从。所以导师的观点、技法既要有高度,还要有一定的连续性、持久性,让学生能有时间理解、消化和吸收,所以我自己创作摸索的作品和在学生面前示范的作品是有所区别的,后者是比较稳定、被社会所基本肯定,能代表个人面貌的。我既反对一成不变,也不赞成天天都变”。

国画当然是艺术,但完成作品的过程中需要技术,是“术”就要练,要反复练,不断练,李可染说的“废画三千”,我说的“国画是用宣纸堆出来的”,都是这个意思。再聪明的人,不练想有成就都是不可能的。

画画和说相声都是从事艺术,但相声是说的艺术,而画画是干的艺术,光说不干是没有用的。国画教学讲理论是非常重要的,但教师不亲自动手示范,学生只好云里雾里不知为何下笔,如此教学,学生和教师都会同时进步的。

对景创作:

写生是黄格胜导师重要的创作方法,也可以说他是当代画坛唯一一个完全以写生的手法,对景创作来作画的山水画家,写生也是形成他现在独特绘画风格的重要手段,他作品的流露出这个时代强烈的精神特点与地域特点,写生赋予了他独特而强烈的个人风格,而他也为写生这一古老而重要的绘画命题注入了新的活力。

在历代山水画家中重视写生的画家像石涛、黄宾虹他们,所倡导的“搜尽奇峰打草稿”,它更多的是一种感受,他们并不对景创作。我们从黄宾虹先生画的雁荡和桂林漓江山水画作品上来看,它们基本是没区别的,作品主要以感受为主。他们的写生经常有很多题跋写有“此处有云,此处……”的文字注释。从这个层面上讲,这些大家的写生比较抽象。黄格胜导师不同之处就是他面对景物进行仔细思考,结合自己的语言来表现不同的追求。作为漓江山水养大的他,漓江两岸的很多山,哪怕是同一座山他写生都画了二十多次,每次去画有不同的特色。这次带学员到兴坪写生所画的景,从80年代初他创作200米中国画长卷《漓江百里图》以来,他都数次反复写生,可以说是一草一木都是那么熟悉,如果说要有感觉,我想很多人恐怕无从说起了,可他这次仍然用5张八尺大纸连接写生,将不在同一视觉范围的景物经过思考裁切、取舍、添加而最终完美和谐的纳入同一个画面,我想这样的创作方式可以说也是前无古人的。即使在画水乡题材时,善画水乡的画家很多,可他们更多的是表现水乡的秀气婉约,没能表现出水乡的古老和苍桑,而黄格胜导师的水乡作品却能把水乡的文化底蕴画出来了,所以,他的这种写生是带有创作性的,是艺术思想与对象完美的统一,而不仅仅停留在为收集素材而进行写生的初级阶段,对象给了他启发,对象承载了他的情感与思想。所以在教学中他又强调:“画什么不重要,怎么画最重要。要解决怎么画的问题,而不是画什么的问题。面对一个景物,关键你要画好它,还要画美它。这点很重要,什么是画好,画像不叫画好,还要画美它,这是最难的。”而石涛所说“搜尽奇峰打草稿”,而不是搜尽山峰打草稿,要害是“奇”,也就是美。但不同的人对美的内涵有不同的理解,“夕阳芳草寻常物,解用都为绝妙词”;有“古道西风瘦马”的悲凉美;有“小桥流水人家”的幽闲美;更有化腐朽为神奇的美。白石老人笔下的老鼠、蟑螂、癞蛤蟆都变成了可爱的小天使,关键在“解用”二字。美无处不在,问题是在于发现,关键还在于表现,表现技巧还得高超,意境还得优美。面对一个景物,关键你要画好它,还要画美它。这点很重要,什么是画好,画像不叫画好,还要画美它,这是最难的。

也有人会问过黄格胜导师为什么不喜欢画照片?现在资讯那么发达,在外车马劳顿,风吹雨打很辛苦。黄格胜导师回答说:因为画照片你就没有那个冲动,没有面对实景创作时那种强烈的欲望,会太受制于照片的效果了,黄格胜导师把自己的画风定位为“经得累”,不怕风吹日晒,爬山涉水。作品直接从生活中来,去表达生活中比较深层次的东西。

在本年度的写生教学当中,写生也成了教学的主题,也成了创作的主题,大多学员来自五湖四海,不同的地域,不同的生活环境,也就有不同的艺术风格和主张,在同一对象为主题的情况下,部分学员多少有点吃力,对象的是桂林可画的不象桂林,原因是没画出对象的特点,黄山的松树,没有画出它的奇和硬,这就是造型与笔墨都出了问题。所以对象就是一把双刃剑,既考验你的造型又考验你的笔墨,离开造型谈笔墨,和离开笔墨谈造型都有一种“皮之不存,毛将附焉?”的味道,也脱离了中国画的本质。所以说绘画光有内容不行,光有语言也不行。光有内容,就好像拿笔讲故事,这是很可怜的……


教学掠影

2010年9月12日中国国家画院黄格胜工作室全体师生在广西融水元宝山写生基地合影

2010年9月13日中国国家画院黄格胜工作室全体师生在广西融水元宝山写生基地合影

2010年9月14日中国国家画院黄格胜工作室全体师生在广西融水元宝山写生基地现场评析学生们的写生作品

2010年11月22日中国国家画院黄格胜工作室全体师生在桂林兴坪写生基地合影

2010年11月23日黄格胜导师在桂林兴坪写生基地现场写生教学

导师黄格胜做范画

导师黄格胜做范画

导师黄格胜做范画

导师黄格胜做范画

导师黄格胜做范画

导师黄格胜做范画

导师与部分学员合影

导师与部分学员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