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展出
正在展出

、

展览名称

中国国家画院典藏研究系列

自强不息—叶浅予自选速写作品研究展

(2020年全国美术馆馆藏精品展出季活动项目)

开展时间

2020年7月30日—2020年8月31日

展览地点

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

(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54号)

展览主办

中国国家画院

展览承办

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

展览协办

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

《中国美术报》社

中国国家画院信息中心


前言

叶浅予先生(1907-1995)是我国著名漫画家、速写大师、国画家、美术教育家。先生早年致力漫画艺术,为我国漫画艺术的先驱者。20世纪40年代后,以其深厚的速写功力融入国画,开创了中国人物画新境界。先生长期担任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主任,创立了“传统、生活、创造”三位一体及“临摹、写生、创作”三结合的中国画现代教学体系,对现代中国画发展影响深远。

先生毕生从事速写艺术,本不离身、手不停笔。自20世纪30年代到90年代,速写伴随了先生艺术生涯始终,留下了大量速写作品,是其“自强不息”艺术精神的感人写照和极其宝贵的艺术遗产。

先生曾任中国国家画院前身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对画院的建设和发展做出过重要贡献。他为人正义刚直,生性淡泊豁达,将其一生的重要创作和收藏都化私为公,分别捐赠国家相关机构和家乡。或许是中国画研究院负有研究职责之原因,先生捐赠我院的作品,尤其是速写作品最成体系,盖由先生亲自精心选出,基本涵盖了先生艺术创作的完整时间跨度和全部题材类型,这也是展览以“自选”为题的原因。

中国国家画院是中国书画创作与研究的国家级学术殿堂,对院藏作品的整理、研究和展览是我院重要的基础性学术建设工作;同时,对前辈艺术大师的学习和研究,对促进我院艺术创作从高原迈向高峰,亦具有相当的现实借鉴意义。

展览得到了叶浅予先生家属、桐庐叶浅予艺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大力支持,特致感谢。

中国国家画院

2020年7月

叶浅予,1907年3月31日出生于浙江省桐庐县,自幼热爱绘画及民间艺术。中学毕业后赴上海,从事过广告、书籍插画、染织设计、舞台布景等工作,后主要从事漫画创作,并与张光宇等创编《上海漫画》周刊,主编《时代画报》,发表了长篇连环漫画《王先生》。抗战时期成立并领导抗日漫画宣传队,致力于抗日宣传工作,并在香港主编《今日中国》画报。1933年以来,长期从事生活速写。1942年始,以传统笔墨创作人物画,为中国画开辟了新的境界。1947年应聘执教于北平艺专,后历任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兼国画系主任、中国画研究院副院长,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历届副主席及第二至七届全国政协委员。1979年恢复原职后,将补发工资全部捐赠中央美术学院作为国画系奖学金。1988年将其个人大部画作、藏画、藏书捐赠家乡桐庐县。晚年虽多病体衰,仍坚持作画著书,并组织师生艺术行路团,深入生活,进行创作和研讨。

叶浅予毕生从事艺术教育,并建立了一套中国画教学体系;同时勤奋创作,兼顾理论研究,以其多方面的艺术实践和培育新人,为中国美术事业做出卓著贡献,成为中国画一代宗师。

一九九五年五月因病逝世,享年八十八岁。


各地采风

—广西

—河北、河南、四川、湖北、辽宁、广东、山东

“我走过很多路,到过很多地方,接触过各种各样的生活。旅行、生活、速写这三者,在我的艺术实践里结成了不可分割的关系,我把这三者的联系称为我的艺术生活方式。”

——叶浅予

《织布》 约20世纪年代  纸本、铅笔  25cmx18cm 2012年入藏

《织布》 约20世纪年代 纸本、铅笔 25cmx18cm 2012年入藏

《曲阜街头》  1983年  纸本、铅笔  17cmx12cm 2012年入藏

《曲阜街头》 1983年 纸本、铅笔 17cmx12cm 2012年入藏

《长江捕鱼》 1963年  纸本、铅笔  25cmx16cmx2 2012年入藏

《长江捕鱼》 1963年 纸本、铅笔 25cmx16cmx2 2012年入藏

《龙门石佛》 1962年  纸本、铅笔  24cmx17cm 2012年入藏

《龙门石佛》 1962年 纸本、铅笔 24cmx17cm 2012年入藏

戏曲人物

“我喜欢人物,所以人的情态、人的活动和人的关系是我的主要研究对象,这点并不含糊。描写人,特别是描写人的动态,是我最下功夫的地方。”

——叶浅予

《李慧娘》 1980年  纸本、铅笔  20

《李慧娘》 1980年  纸本、铅笔  20.5cmx15cm 2012年入藏

《野猪林》演员 袁世海  约20世纪60年代  纸本、铅笔  20cmx16cm 2012年入藏

《野猪林》演员 袁世海 约20世纪60年代 纸本、铅笔 20cmx16cm 2012年入藏

《公子与奴才》 创作年代不详 纸本、水墨  21cmx26

《公子与奴才》 创作年代不详 纸本、水墨  21cmx26.5cm 2012年入藏

《昆曲老笛手》  约20世纪60年代  纸本、铅笔  16cmx12

《昆曲老笛手》  约20世纪60年代  纸本、铅笔  16cmx12.5cm 2012年入藏

《梅龙镇》 创作年代不详 纸本、水墨  21cmx26

《梅龙镇》 创作年代不详 纸本、水墨  21cmx26.5cm 2012年入藏

舞蹈形象

“提高记忆形象的能力是发展速写技能的必要条件。在我的实践中,屡次发觉,如果记忆力不强,简直没法画任何动态。我的许多舞蹈速写,严格说来,都是凭记忆画下来的,你想,舞蹈动作那么快,笔的速度哪能赶得上。”

——叶浅予

《藏族舞》  约20世纪60年代初 纸本、水墨 17

《藏族舞》  约20世纪60年代初 纸本、水墨 17.9cmx25.4 cm 2012年入藏

《内蒙古“盅碗舞”之三》  约20世纪60年代初 纸本、水墨 18

《内蒙古“盅碗舞”之三》  约20世纪60年代初 纸本、水墨 18.2cmx25.1cm 2012年入藏

《苏联小白桦歌舞团》  1955年 纸本、铅笔 17

《苏联小白桦歌舞团》  1955年 纸本、铅笔 17.5cmx13.5 cm 2012年入藏

《乌兹别克人民演员—塔玛拉·哈侬》 1952年 纸本、水墨 18

《乌兹别克人民演员—塔玛拉·哈侬》 1952年 纸本、水墨 18.7cmx26 cm 2012年入藏

体育运动

“我不反对用较长时间刻画一个深入细致的形象,但这完全可以利用死的模型如静物或机械人来做练习,对着一个活人那样去消磨时间,似乎有点残酷。”

——叶浅予

《八一体工队之二》 1980年 纸本、铅笔 23

《八一体工队之二》 1980年 纸本、铅笔 23.5cmx16.9cm 2012年入藏

《八一体工队之五》 1980年 纸本、铅笔 15

《八一体工队之五》 1980年 纸本、铅笔 15.3cmx20.6cm 2012年入藏

《单杠》 年代不详 宣纸、水墨 8

《单杠》 年代不详 宣纸、水墨 8.9cmx17.5cm 2012年入藏

《体操》 年代不详 宣纸、水墨 12

《体操》 年代不详 宣纸、水墨 12.2cmx14.8cm 2012年入藏

动物世界

“我常到动物园去练习画动物的动态,费了不少时间去研究松鼠和猴子的机灵动作,当然也费了不少纸张。舞蹈动作比动物的动作复杂得多,对于舞蹈,我能得心应手画得胜任愉快,而对于松鼠和猴子,却相当吃力。因此明白,我对于动物,远不如对于舞蹈那么熟悉。”

——叶浅予

《秋虫系列》  1980年 纸本彩笔 15cmx21cmx6 2012年入藏

《秋虫系列》  1980年 纸本彩笔 15cmx21cmx6 2012年入藏

《猴》 约20世纪60年代 纸本、铅笔  13cmx19cm 2012年入藏

《猴》 约20世纪60年代 纸本、铅笔 13cmx19cm 2012年入藏

《狐狸》 约20世纪40—50年代 纸本、炭笔  12cmx14cm 2012年入藏

《狐狸》 约20世纪40—50年代 纸本、炭笔 12cmx14cm 2012年入藏

《水獭》  1943年 印度  纸本、铅笔  10cmx15cm 2012年入藏

《水獭》 1943年 印度 纸本、铅笔 10cmx15cm 2012年入藏

《荷荡幻想》 1979年 纸本、彩墨 45cmx68cm 1981年入藏  款识:一九七九年六月浅予写荷

《荷荡幻想》 1979年 纸本、彩墨 45cmx68cm 1981年入藏 款识:一九七九年六月浅予写荷

《熊》 约20世纪40—50年代 纸本、炭笔  12cmx13

《熊》 约20世纪40—50年代 纸本、炭笔 12cmx13

植物花木

1975年后,叶老重新拿起画笔,焕发创作激情,这时期他笔下的植物花木也变得色彩斑斓。

《丁香》  1980年 纸本 水彩笔 15

《丁香》  1980年 纸本 水彩笔 15.5cmx20.5cm 2012年入藏

《杜仲》 1980年 纸本水彩笔 21cmx15

《杜仲》 1980年 纸本水彩笔 21cmx15.5cm 2012年入藏

《美人蕉》 1981年 纸本 铅笔 21cmx15cm 2012年入藏

《美人蕉》 1981年 纸本 铅笔 21cmx15cm 2012年入藏

《女贞子》 1980年 纸本 水彩笔 21cmx15cm 2012年入藏

《女贞子》 1980年 纸本 水彩笔 21cmx15cm 2012年入藏

《西湖玉兰》 1980年 纸本、铅笔 21cmx15cm 2012年入藏

《西湖玉兰》 1980年 纸本、铅笔 21cmx15cm 2012年入藏

院藏国画

“我从漫画创作转到国画创作方面来了。速写是这二者之间的桥梁。”

“我之从漫画转向国画,也是在大千作品的引导之下成熟起来的……学到了不少手上功夫,比如用笔用墨之法,层层着色之法,重复勾线之法,衬底浣染之法,在心领神会之后,用到自己的人物造型中去,获得不少益处。”

“中国画的减笔写意一派如梁楷、徐渭、朱耷(八大山人)几位大师所造的简炼形象,十分近于速写,早已为中国的欣赏者所接受。将速写作为一种绘画体裁或表现手法,是有所继承的。”

——叶浅予

《舞红绸》  1978年 纸本、彩墨68cmx136cm 1981年入藏  款识  舞红绸 一九七八年浅予写 钤印:叶(朱)浅予(白) 荡幻想于借瓮居   钤印:浅予(白)

《舞红绸》 1978年 纸本、彩墨68cmx136cm 1981年入藏 款识 舞红绸 一九七八年浅予写 钤印:叶(朱)浅予(白) 荡幻想于借瓮居 钤印:浅予(白)

《为贤者寿》 1979年 纸本、彩墨45cmx68cm 1981年入藏  款识:为贤者寿  一九七九浅予写  钤印:浅予(朱)

《为贤者寿》 1979年 纸本、彩墨45cmx68cm 1981年入藏 款识:为贤者寿 一九七九浅予写 钤印:浅予(朱)

《内蒙草原盅碗舞》  1991年 纸本、彩墨 136cmx68cm 1992年入藏  款识:一九九一浅予写 钤印:叶(朱) 浅予(白)

《内蒙草原盅碗舞》 1991年 纸本、彩墨 136cmx68cm 1992年入藏 款识:一九九一浅予写 钤印:叶(朱) 浅予(白)

《印度舞姿》 1991年 纸本、彩墨 68cmx68cm 1992年入藏  款识:一九九一浅予写 印度舞姿 钤印:浅予(白)

《印度舞姿》 1991年 纸本、彩墨 68cmx68cm 1992年入藏 款识:一九九一浅予写 印度舞姿 钤印:浅予(白)

自强不息

自20世纪30年代起,叶老即速写本不离身,本部分所列速写本仅仅是叶老所有速写本之一部分。从1947年起,1992年止,共80册,几乎涵盖叶老一生的创作足迹。见证了他异常勤奋,“自强不息”的艺术创作精神。



展览时间

2020年7月30日—8月31日

开放时间

上午9:00—11:30

下午13:30—16:30(周一不闭馆)

预约观展免费参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