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4da2f2b9a741d49dabc941694aedfc/images/2d2054497236431e9d62d62175c93dce.jpg 要闻

两会快讯 | 许江委员谈“老代表、新委员”感受 两会快讯 | 许江委员谈“老代表、新委员”感受

来源:中国美术报发布时间:2018-03-12

许江 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 中国文联副主席 中国美协副主席 中国美术学院院长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研究员

许江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中国国家画院油画院副院长、研究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协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曾连续三届担任了15年的全国人大代表,今年新晋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日前,许江就“老代表、新委员”,谈了他的感受。

许江说:

我担任全国人大代表和全国人大科教文卫专门委员会的专门委员已经15个年头,今年是第16年。我已经16年来没有沐浴西子湖畔暖风、看到早春的树上柳绵,没有看到那个从天边渗透而来的一日一变的新绿。15年的人大参政议政,我经历了像抗“非典”那样的焦心,也经历了关于中国教育、中国文化发展的种种忧心,也经历了像中国《公共文化服务保障法》这样大法的通过和实施的开心。

15年来,我参政议政主要做三方面的工作。第一方面,我作为浙江省人大代表,代表浙江省的文艺界发言。尤其是这几年,可以看出浙江文艺界比较早地围绕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工作时和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等等的重要的文艺思想,举人民之旗、树自信之心的一些做法和成就十分突出。

第二方面,这些年,我提出了不少提案、议案、建议。我曾经提倡我国建立国家的艺术基金体系,这个提案直接促成了那一年国家艺术基金的建立。我还提出了关于重视高校博物馆建设的提案,强调高校对于青年心灵抚育的重要性。同时,还建议中小学建立中国国学的系统课程,通过系统课程从小培养孩子的价值观,培养他们独特的体察和感受,等等。

第三方面,作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专门委员会的专门委员,作为来自基层、来自教育前线的专门委员,我参加了很多关于科学、教育、文化、卫生方面的讨论和调研,尤其是文化和教育方面的专门的讨论。在这些讨论会上,我代表基层、代表教育的最前线发出了属于我们的声音。同时,我也参加了全国人大专委会的出国访问,访问了波兰、意大利、俄罗斯,了解了这些国家科教文卫的发展情况,也介绍了我们国家的情况。

参加这些工作,我认为非常重要的两个方面,一个是情怀,一个是视野。

我们是改革开放相伴成长的一代人,我们是喝改革的水、呼吸开放的空气成长的一代人,我们最了解改革的意义,最能够体认开放的福祉,最深刻地受着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运动的洗礼和塑造。我们这代人有这种独特的情怀,我们获得像这样参政议政的光荣机会,便会充分利用这些机会,不辱使命,发出自己的声音,在这个岗位上把我们的工作做好。

另外一方面是视野。我来自于教育界、文化界,文化和教育对我来说是一体的。文化是教育的核心,教育是文化的平台,两者绑在一起就是我们的日常工作。我们有责任把我们的知识、判断和感受通过这个平台发挥出应有的作用。我们经常讲“顶天立地”,这个“天”就是艺术教育的“天”。要了解世界上先进、优秀的艺术教育是怎么做的,既要达到这种高度,也要体现我们的特色;同时,要站立、扎根在时代、民族的沃土当中,真正从我们本土的光环中深挖出发展的力量,从那里获得生机、活力。所以我们既要“顶天”又要“立地”,把“顶世界先进之天、扎中国本土大地之根”的视野和判断提出来,我希望能够真正在这样一个层面上代表全国人大行使好我们的权利,发出真正有质量、有温度的人民之声。

作为新晋的全国政协委员,尽管许江今年没有提出提案,但他所关注的重点依然是教育和文艺。许江强调道:

从人大转到政协,这可能是一个比较特殊的转变,但是我认为初心不变——我们作为艺术教育界的代表,要用改革开放一代人的情怀,用我们独有的世界境遇、本土关怀来参与这样一项工作。我始终关心的还是文化和教育。

先讲教育。教育的问题是千家万户忧心、关心的问题,教育的每一个问题都会引起家家户户、引起几代人的广泛讨论。比如最近在讨论的小学早晨延时上课的问题,它的初心是让我们的孩子能够多一点休息的时间,不要那么早摸黑起床,也使这些有在读小学生家庭早上上学能够从容一些。但是我听到社会上赞成、反对的声音都有,很多年轻的妈妈是早八点上班,孩子却需要八点半送学校,这半个小时孩子去哪里?这样一个小小的问题,带来所有家庭的热烈讨论。所以,教育没有小事。我经常想,有关部门制定这样一套做法的时候,一定需要把这些问题都实际地涉及在里面。新闻部门能不能让这些设计者直接发出他们的声音,来说清楚他们的思考?这样才能跟大众建立很好的交流,能够发出比较权威性的、正能量的声音。比如,针对这一问题,若早上也可以八点送孩子,但上课仍然是八点半,就等于学校出现了一个半小时的早托班,那么早托班应该怎么办?就像以前三点半下课,孩子应该接走,但是有的接不走的怎么办,有晚托班。中国教育形式上出现了晚托班和早托班,就延伸出了教什么、谁来教的问题,等等。这只是小学教育问题的一个例子,更何况高等教育的问题,更是受到大家千家万户的关注。

高等教育非常重要,因为它代表了一个国家的知识教育水准,代表了一个国家的未来,代表了一个国家真正的软实力。我有四个同来自于福建的要好的大学同学,现在都有孩子,其中两个是在中国接受教育,两个是在西方接受教育。这四个孩子聚在一起的时候,对很多问题已经产生了不同的看法,因为不同的教育带给他们不同的世界观、不同的判断经验和依据。所以,应如何把我们的大学办好,把最优秀的生源留在中国接受中国式的教育,让中国式的高等教育成为我们精英教育的主流,我认为这是最重要的事情。

关于一流大学的建设,我也有不同的看法。有的人说先要把普及做好,再搞高端。我个人认为,普及与高端并矛盾,两个要同时抓,要共同重视起来。在今天中国的环境下,一流大学的建设十分重要。以浙江为例,浙大是一流大学,我们的中国美术学院是一流学科建设大学,这些一流大学都要给予高度的重视。这种重视不仅仅是给钱,而是给予政策,给予人才政策、给予学科发展政策,给予特殊的关怀。我觉得这非常重要。因此,我们作为人大、政协的代表、委员,应高度重视教育的发展。

文:中国美术报  编辑:周珍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