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回顾

6月18日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开幕的“美无界•中法美术家交流对话展”是一次体制内的中国美术家的重要展览。展览的意义非常明确,通过中国国家画院院长,前院长和一级美术师与法国艺术家沙龙主席和前吉美博物馆馆长两位在法国有相当话语权和决策经验的艺坛精英的联展,通过法国艺术家行政和社保机构“艺术家之家”主席及法兰西美术院院士的捧场,把中国最高级别的体制内画家与新丝绸之路上的重地法国的部分文化界领袖在巴黎凝聚起来,然后把这股凝聚力推向古丝绸之路上的历史名城甘肃庆阳展示,让这座经济衰落的中国古城不仅看到到法国文化名人的参与,更彰显一带一路的思路为当地文化产业带去的生机和启发。

这次展览突显了中法两国美术平台间和艺坛领袖间的相互吸引,相互欣赏和持续互动的愿望,超越了一般意义上的作品联展。

如果我们研究一下参展的五位画家的经历,马上就会明白,他们不仅是画家,而且是美术界具有丰富行政经验的平台管理者。

中国这边,杨晓阳,龙瑞和王辅民来自中国文化部直属的国家艺术院团中国国家画院。杨晓阳是现任院长,中国全国美展的总评委。龙瑞是中国国家画院前任院长,王辅民过去是兰州画院院长。他们都是中国顶级的体制内美术家。体制内美术家在中国各级政府的美术机构里供职,也就是西方人所讲的官方艺术家。

当体制外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得到国际奢侈品集团的产权人和受投资财团支持几乎有垄断地位的顶尖大画廊的提携和捧场,在光鲜中,一不小心就参与到为国际资本家和资本润色中去时,体制内的美术家为中国政治家和政策讴歌。

中国国家画院的美术家们响应习近平去年文艺座谈会的精神去广西去延安“深入生活,扎根人民”。他们也频繁配合地方政府宣传部的活动,比方说,参加天津市委宣传部主办的«为祖国放歌,促事业发展»的“中国梦·翰墨缘”展,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口号下,安排和新疆克拉玛依艺术家们合作,创作一批反映丝绸之路图景的作品。

但是在国际平台上,中国体制内美术家和体制外艺术家隔绝在两个完全不兼容的体系里。体制内的依靠政府行为;体制外的以国际大画廊、大美术馆和跨国拍卖体系为平台,在以跨国奢侈品集团大佬为代表的大藏家的干预和鼓励下,几位主角光芒四射。

如果在国际上中国体制内的美术家的活动范围大多被局限在北京召集的不定期举行的交流项目里,不容易产生主动的后继延伸,那么习近平的一带一路策略里在寻求政治和经济共识前起桥梁作用的文化先锋就会相当的被动。要事半功倍地让文化发挥作用,北京只有为体制内的美术家在国际上开辟更广阔的空间,让他们与各国的艺术平台结成联盟产生新动力,才能够催生出一轮又一轮新的活动。

中国国内的新闻也为逐渐明朗的精品业和文化产业的中西格局变化提供了机率很高的假设依据。当国际奢侈品牌在习近平雷厉风行的打奢中一个一个受挫折的时候,当中国本土精品业开始作坊式地腼腆地跃跃欲试的时候,在李克强总理产业升级转型的决策下,中国自己的大资本正面临着安静地准备发展集团性经营的民族精品业的机会。国际和本土财团在中国精品市场的洗牌极有可能带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的洗牌。西方大藏家抓紧时间向中国内地高额抛售他们捧场过的中国体制外艺术家的作品就是一个信号,说明他们很敏感地看到了这一点。如果这种假设成为现实,这将为体制内美术家带来过去不曾有过的机会和礼遇,也为中国政府欣赏的西方艺术家带来他们在自己的国家都不敢想象的柳暗花明。因为在这种可能到来的格局里,北京将在很大程度上分享过去被西方奢侈品集团大佬等大藏家和与他们亲近的艺术机构大量掌握的艺术话语权,从被动变成主动。

在研究如何有效传播中国的文化价值观,如何让中国的文化团队在国际上更主动,让文化发挥中南海想要它起到的作用的问题上,北京尝试与巴黎展开更活跃更能为体制内美术家创造空间的活动系统。2014年习近平主席访问法国,与奥朗德总统决定建立中法高级别人文交流机制。同年9月和今年5月,刘延东副总理与法比尤斯外长分别在巴黎与北京共同主持了两次中法高级别人文交流会议具体落实。

大美无界•中法美术家交流对话展就是在中法两国领导人决定加强高级别文化交流的背景下举办的。对这一点,巴黎中国文化中心主任殷福在展览前言中作了清楚地说明。

这次展览里,作品间的交流对话带来的是更重要的平台的交流和对话,为未来开拓更具有国际影响力的联合平台做准备。

展览邀请的两位法国艺术家分别是法国艺术家协会(LaSociétédesartistesfrançais)主席马蒂娜•德拉乐芙(MartineDelaleuf)和吉美博物馆(MuséeGuimet)的前馆长,法国文化部高级公务员雅克·吉耶斯(JacquesGiès)。

法国艺术家协会是一个由政府部分资助的商业艺术沙龙的执行机构,历史可以追溯到法国皇帝路易十四掌权的17世纪,因为在这个沙龙里获得成功而进入艺术史的名家如数家珍,包括雕塑家罗丹和画家德拉克洛瓦。这个沙龙不是画廊博览会,它的特点是避开画廊,而由艺术家在沙龙上直接面对藏家。在今天画廊象发动机一样以中介的身份把艺术家推得如日中天的大环境下,在法国文化预算步步吃紧的现实面前,法国艺术家协会就像一个还能发挥作用但却相当脆弱的古玩,优雅、尊贵,但如果没有新生力量的加入,它没有办法象二十世纪初那样呼风唤雨。

雅克·吉耶斯对博物馆和美术馆的业务知根知底,对亚洲艺术颇有精专,知道怎么组织专家鉴定和评论,怎么策划国际一流水准的展览,是一位东方艺术领域集平台管理和学术力量整合的世界级的顶尖人才。虽然刚退休,他的经验和人脉就像缅甸的老坑鸽血红宝石矿一样,让剑桥、牛津、哈佛和大英、大都会等一流博物馆瞩目。但凡总统或部长卸任总被智库或利益团体高价请去演讲,道理和雅克•吉耶斯被专业界趋之若鹜同出一辙。

马蒂娜•德拉乐芙主席和杨晓阳院长不熟。她有点紧张,看到杨晓阳这次带来的图大多是小尺幅的黑白笔墨人物,她担心她那马蒂斯一般的色彩不被中国人理解。她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油画和上个世纪90年代北京中央美院师生当中很时兴的创新国画人物画在题材和色彩上有很多的共同语言。这位穿着60年代皮尔卡丹那种棱角分明的桃红上装的资深艺术家在一身黑色绒质唐装的杨晓阳面前象找镜子一样要看看中国同行眼里的自己的花容和模样。在开幕式上,听到杨晓阳高度赞扬她的作品,德拉乐芙主席特别高兴,她说杨晓阳完全理解她,她特别强调这不是观众对艺术家的那种比较业余的评判,而是艺术家们之间的很专业的意见,是一种真诚的交流。这对于她这样一个同样没有跟着奢侈品业巨富在大画廊大拍卖行的垄断式的体系里翻天覆地的画家来说非常珍贵。在运作上,在经营模式上,她的法国艺术家协会办的沙龙得到法国政府和巴黎市政府的资助,这和中国所谓的体制内也有一点共同语言。假如她的平台与中国政府支持的美术体系在某种程度上珠联璧合,那种规模,那种神奇的潜力和憧憬,那种未知的可能性,那种异邦情调就像让她得到了很新鲜的刺激,非常激动。

雅克·吉耶斯的作品象画小稿那样表现此一时彼一时的心情,研究东方艺术多了,自然他眼里的古代中国的精彩在他西洋功底的表面淡淡地流露出来。近几年,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殷福主任的团队的沟通和联系中,雅克·吉耶斯与中国的互动越来越多。在这次画展上,他对于自己的位置和作用非常清楚,因此也格外低调,极有分寸地说,他是以谦恭的心来参加与中国国家画院三位画家的对话展的。

大美无界·中法美术家交流对话展实际上是巴黎中国文化中心系统地推进中国体制内美术家与法国所有可能兼容的艺术平台和行政及学术资源交流合作的序曲。这个系统如果在政策和预算的双重支持下,能够持续深入和扩大,到了一定规模之后很可能会促成在一带一路上与各国美术平台缔结友好合作,建立一个由中国政府主导的国际美术平台联盟和目前世界最有实力但被少数强大资本过度干预的西方艺术经济系统的对视和平行,为体制内美术家创造更多的舞台和更多元的经济支持,将对未来的中国艺术市场产生重要影响。同时对甘肃庆阳那样需要进一步发展文化产业,推进生态农业和旅游观光的地区提供新动力,提供国际对接点、能见度和商机。

6月18日,中国文化部旗下的两个单位,巴黎中国文化中心和中国国家画院签订了协议,在巴黎中国文化中心设立中国国家画院巴黎艺术交流基地,共同落实建立与法国艺术平台和艺术家的进一步互动与合作的机制。杨晓阳说,我们做的是平凡的事,但会被记入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