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回顾

http://192

开幕时间

2018年9月21日下午15:00


展览地点

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

(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北路54号)

前言

李可染先生是二十世纪中国美术史的一座高峰。李可染先生的一生是艰辛、苦难和不断探索的一生,在创作、研究、教学和中国美术事业建设中都取得了重大成就,是在中国美术史上占有不可取代地位的开宗立派的大师。

李可染先生出生在南北交界、南北兼容、南北融合的历史名城徐州,丰厚的历史文化积淀使得徐州在美术方面人才辈出。可染先生在少年时代即开始在这样的环境中学习美术,随后在上海、杭州接受中西美术的前沿教育。当时的上海和杭州不但是明清以来文人画的核心地带和海派美术的聚集地,也是中国美术中西融合、碰撞、互相促进的前沿。因此,扎根传统的同时借鉴外来西画因素,这在可染先生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打下了很深的根基。他青年时代在多位中西老师的基础教育中,中西兼学,学习创作的同时,多地任教,与中国当时的社会政治文化的变化和文化进步有关系,这在他后来画风形成的过程中,都有一种深层的必然作用。专攻中国画以后,在齐白石、黄宾虹两位大师的言传身教、口传心授下,境界、技法以及眼光、追求都超越了同时代的一般水平。在新中国倡导国画创新的大背景下,特别是著名的三人写生,其中可染先生以传统笔墨借鉴西画的写生法,产生了深刻的变化,形成很大的影响,在当时引领了中国画创新的一代新风。在他以“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可贵者胆、所要者魂”这样明确的主张下,在传统中国画“目识心记”、“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基础上,借鉴西画写生法,面对生活所画写生,超越了实景描绘,多角度取景,运用中国画材料发挥国画笔墨,同时重视切身感受,集中表现所画对象的形貌特征和精神内涵,形成既不同于古人又不同于西方如实描写对象的丰富、深沉、苦涩、博大的画风。他的书法在早年学习传统正宗“二王体”的基础上,借鉴齐白石、黄宾虹以及北派碑学,形成凝重的、造型以方正为主的、强调金石味用笔的独特书风。这样的用笔,使得他的山水画结构坚实、力透纸背,无论勾皴点染,气象不凡,“大严苦深”。他的画风独树一帜,在当时中国画创新的诸多大家中,发挥出中国笔墨借鉴背光效果的深厚分量,显示出他的不可代替性,成为20世纪中国山水画最有代表性的大家。

可染先生伴随着写生创作的过程,对中国画的变化创新有深入的思考。他敏感的预示了中国美术的东方既白,他之所以能提出“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是他自己实践的甘苦之谈。早年的书画传统学习,后来追随齐白石、黄宾虹,在徐州传统文化的基础上感受江浙文人画的滋养,加之浙江、上海的海派创新和林风眠等一批创新性画家形成的多方面影响,因此,“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创新中国画,已经被可染先生作为自己的一种使命。李可染先生从传统和创新两方面的思考,是实践的结果,更是理论的思考,在当时多种观念的碰撞中,他的说法既是实践方法论,又具有独特的理论价值,是他在创作中研究、在研究中创作的理论结晶。

李可染先生以他广泛的影响和独树一帜的画风,在中央美术学院的教学和早年其它大学的教学中,影响了一代画风,为中国美术教育几十年如一日,可谓桃李满天下。他言传身教,对待学生以诲人不倦、温和儒雅的教学态度,循循善诱,给大家留下长久的印象。在教学中,一面启发学生,一面以严肃的态度谦虚地称自己的艺术“还不成熟”,置两方“白发学童”、“七十始知已无知”印。逐渐可染先生在教学过程中体现出一种学术平等、教学相长,与年轻学子平等探讨中体现出的学术民主,使得接受过他教育的画家受用终身,为中国美术教育事业伴随着自己的创作贡献了一生。

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创作研究教学的同时,他见证、参与和积极的组织活动,对美术事业的发展身体力行,早年就曾积极投身红色革命爱国运动。在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的建设方面,作为一位德高望重的引领时代的画家,对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的建设,“河山画会”的组建,以及创建中国画研究院,并担任首任院长,提出中国画研究院是创作、研究和交流中心的设想都发挥了重要作用。他带领叶浅予、蔡若虹、黄胄等首届院领导班子,在抢救中国画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抢救了一大批文革中受到冲击的当代名家,集中了这一批名家创作研究,留下了大量的好作品。当时的中国画研究院倡导创作、研究学术之风,为文革后的文化发展和恢复秩序,保存实力、探索新时期画院建设,提携后学、发现新人,以及建立成熟的培训制度,都作出了显著的成绩。现在中国美术界的一批领军人物,都曾在中国画研究院有过学习和研修的经历,使得中国画这门中华民族特有的艺术形式得以继承和发展,为中国国家画院后来的发展也奠定了基础。

李可染先生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他的人品、画品,他的思考和对中国美术整体发展的身体力行,是中国美术的重要遗产。随着新时代的到来和李可染研究的进一步深入,李可染的艺术人生和艺术成就必将显示出更重要的历史意义。我们生逢一个伟大的时代,见证中华民族的伟大崛起,同时也见证了可染先生终生为之奋斗的中国美术的东方既白。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 杨晓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