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回顾

http://192

刘明才的心象书写:一路海西

夏可君

在心性与自然之间重构节律性的共感,这是中国绘画一以贯之的心法,此心法形成的形象,最为契合的就是“心象”(Mind-Image)。对于过去七年来坚持在青海省的海西写生的艺术家刘明才而言,他自觉建构了属于自己的“心象”绘画语言,刘明才对古典教义“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给出了自己个人与当代的诠释,从书写出发形成了自己的三重综合。

其一,通过旷日持久的日常书法书写,让自己的呼吸与心律保持线条的机敏感,让心跳呼吸与书写速度达到书写节律的一致,结合油画的造型与汉字书法的线条,让线条在方圆、速度与造型和情感得到共感,其书法作品都是自己的诗词,让线条与心情得到共感,此书法上的写意追求,赋予线条获得情感的意味,在线条的震荡与心绪之间,在文字的造型与情感空间之间,获得个体的节奏模态。

其二,面对海西的自然地貌,以简化的线条来捕获地貌在时间风化中的神采。以线条拟似山形的轮廓来捕其起伏的节奏,简化为缩小的山形,赋予敦煌古拙的形态,把文化记忆重叠在自然地貌中,但又置于一种空灵而遥远的态势,让色块与线条融合形成充满情感意味的抽象符号,但又与画面的空白形成对比,线条轻盈优美又保留了荒率的气息,线条之间获得了跳跃的节奏,以线条自身的疾涩与断连,建构画面整体的节律形态。

其三,通过不断调整自己的笔法与线条,让个体生命的心律与自然起伏的形态形成节奏性的共感。线条与色块的组合获得文字造型的心灵空间与情感塑造,并转化为色块线条的元素性组合空间,不同的色块就被线条的流动贯彻起来,形成诗意的整体韵律空间,而这是来自于个体生命内心的节律,但又与自然产生了奇妙的共感。

这是书法线条与文字造型的心律提炼,自然地貌的简化与形象的律动抽取,画面色块与线条的整体节律化,这三重节奏化的要素在无数次面对一个具体的对象,即青海海西的具体写生活动中,逐步合成为明才老师艺术的书写节律化的“心象”。自然与心性在艺术书写活动中获得了个体化的生命律动的心象,它是个体情感的“心律”、自然形态的“律动”与书写线条的“节律”,这三重要素在“节奏”上达到共感,这正是书写意志面对自然最为虔诚的表达。

本次展览的这些作品,既具有艺术家个体风格的启发,也具有教育学的启示,艺术家创作的心路历程以及艺术当代转化的过程有了一次示范性的表达,通过“一路海西”的艺术历程,建构了一个中国文化书写意志当代转化的范例。